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仙师无敌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异界 229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异界 22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行,上面既然发现了,我必须做出姿态来。”
  
  辛酉治马上叫来了楚贵棵。
  
  “部长,你找我?”
  
  楚贵棵一脸的谄媚走进了办公室,营业一部所有的员工,都知道辛酉治是个严厉的老头,爱听马屁,所以营业一部的风气就是除了业绩要好,还要会阿谀奉承。
  
  “你个没用的东西,说说,上个月的业绩为什么跌了三成左右?”
  
  营业部的业绩下滑,很大的原因就是下面的这些经理手里的项目都干得不好,尤其是楚贵棵,辛酉治认为他的业绩下滑是导致营业一部整体下滑的主要原因。
  
  其实楚贵棵的业绩只下降了三成不到,而整个营业一部整体下滑了一半,要找原因的话,也绝对轮不到他第一。
  
  当然,楚贵棵上个月因为庞小南的影响,确实开了一点小差,不过那个影响不大,自己还是抓住一切机会创造了不少业绩,至少比部门平均水平要好。
  
  “这……”楚贵棵一时语塞,不过很快他就找到了理由。
  
  “部长,你也知道,上个月我确实尽力了,但是市场行情不好,再加上……”
  
  “少跟我讲理由,李经理为什么还上涨了五成的业绩啊?”
  
  辛酉治把在董事长办公室听到的话原封不动的丢给了楚贵棵。
  
  楚贵棵是有口难言,职场里只看结果,你努力再多没有结果,没用。
  
  说到后面,辛酉治桌子一拍,愤怒的站了起来:“你业绩差就算了,还去招惹保安部,现在你已经臭名远扬了,我是保不住你了。”
  
  说完辛酉治把脸转向窗户外面,不看楚贵棵。
  
  楚贵棵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保安部,出什么事了,他一点都没有印象。
  
  “部长,我怎么惹到保安部了?”
  
  楚贵棵从来没见辛酉治发这么大的火,他自认为以前在辛酉治面前还是表现不错的,尤其是溜须拍马这套,就是在营业一部锻炼起来的。
  
  而且,就算业绩差了一点,也不至于惹辛酉治发这么大的火啊,业绩就像山峦,起起伏伏不是很正常吗?不过听辛酉治的口气,似乎真正的原因是保安部。
  
  “你还不知道错!”辛酉治转过身指着楚贵棵点点点,“我上去被彭总骂,保安部的人就坐在旁边,他亲口跟我说,你的作风有问题!”
  
  “你老实说,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楚贵棵献殷勤的给辛酉治倒了一杯水,此刻,辛酉治稍稍平复了自己的脾气,坐到了椅子上。
  
  “我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
  
  楚贵棵感到很冤枉。
  
  “你还狡辩!”辛酉治大声的训斥,搞得外面的同事都纷纷侧目,往这间隔音不太好的办公室看了过来。
  
  辛酉治觉得今天的事情绝对不是巧合,他被彭玉炎当着保安部骂,保安部的人又跟他说,楚贵棵有问题。
  
  这中间的逻辑,很可能是保安部查到了楚贵棵有问题,然后顺带就把他拉下水了。
  
  说到底,他这个部长是被楚贵棵给连累了。
  
  想到这里,辛酉治觉得是时候做一点什么给上面看了。
  
  “你走吧,去财务那里结工资。”
  
  辛酉治的表情淡漠,仿佛不认识楚贵棵一样。
  
  “部长,不可以啊……”
  
  楚贵棵愣了一下之后马上跪在了辛酉治的大腿旁边,“我还有房子车子要供啊,我不能没有这个工作啊。”
  
  “我也没有办法,谁让你被保安部的人抓到了。”
  
  辛酉治这一招弃卒保帅是快准狠,这是他浸淫职场多年练就的武功,只要上面稍有不满,他就要牺牲下面的人,保住自己的位置。
  
  “保安部到底抓到我什么了,部长,你告诉我,我去申辩……”
  
  楚贵棵声泪俱下,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辛酉治竟然要大义灭亲。
  
  “我不知道,你别问我,你去问保安部。”
  
  辛酉治厌恶的踢开楚贵棵,虽然这家伙平时很会哄骗上司,但是现在,他就是个定时炸弹,不能留在身边。
  
  “保安部哪个杀千刀的污蔑我,部长,你告诉我名字,我这就去讨个公道来。”
  
  “你别乱来啊,我告诉你,你要是再去惹保安部,我连你上个月的工资我都会扣掉你的……”
  
  辛酉治生怕楚贵棵去保安部闹事,再惹到自己就不好了,最少也会落下一个管教属下不力的评语。
  
  “部长,我求求你,死也让我死个明白……”
  
  楚贵棵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爬到辛酉治的脚下,抓着他的裤管在哭诉。
  
  “行行行,怕了你了,我只听到彭总叫那个人小南,但是我从来没见过他……”
  
  辛酉治抽开自己的脚,生怕楚贵棵弄脏了自己的鞋子和裤子。
  
  “小南?”楚贵棵愣了一下。
  
  “庞小南?”楚贵棵反应过来,从地上踉踉跄跄爬了起来,就往办公室外面走去。
  
  “别给我惹事啊!”
  
  辛酉治在背后大声的嘱咐,又开始后悔:“踏马的,他要是去找彭总,我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他不停的甩自己耳巴子,后悔莫及。
  
  庞小南和彭玉炎正在喝茶,女秘书进来报告说:“彭总,外面有个营业一部的职员,说是要找庞小南。”
  
  “让他进来。”
  
  庞小南没有想到楚贵棵这么快就来找自己了。
  
  其实庞小南一开始的目的,是在下班的时候,去楚贵棵的车子旁边等他下班,然后用点手段把钱要到手。
  
  即使楚贵棵没钱,也要设法让他留下个条子。
  
  但是没想到,庞小南竟然在董事长办公室意外的碰到了营业一部的部长。
  
  于是,庞小南计上心来,对辛酉治说了这番话。
  
  怎么说,辛酉治也是职场的老油子了,肯定会对他的那番话大加揣测,说不定回去就要给楚贵棵小鞋穿。
  
  没想到,楚贵棵来的这么快。
  
  楚贵棵进来后,发现了庞小南果然在这里,他看了看旁边的彭玉炎,话有些说不出口。
  
  不过楚贵棵很快就豁出去了,反正自己也是要被开除的人了。
  
  “庞小南,你到底跟我们部长说了什么?”
  
  彭玉炎想开口,被庞小南用手制止了。
  
  “没说什么啊。”
  
  庞小南一副冷漠的样子。
  
  “你说我的作风有问题!”
  
  楚贵棵怒不可遏道,也不管彭玉炎就在旁边。
  
  “你欠钱不还,不是作风有问题吗?”
  
  “你这是污蔑!”
  
  “污蔑?你有证据吗?”
  
  这回轮到庞小南跟楚贵棵要证据了。
  
  庞小南走到楚贵棵的面前,冷笑道:“就算我说了你的作风有问题,你能怎么样?也得你的部长信啊。”
  
  楚贵棵愣了半天,确实,庞小南的一家之辞,还构不成什么污蔑和诽谤,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
  
  辛酉治肯定是联想到庞小南和彭玉炎的关系,才拿自己开刀的。
  
  楚贵棵苦笑道:“因为你的一句话,我们部长说要开除我。”
  
  “不可能的,你们部长怎么会是这种人?”
  
  庞小南故作惊讶,“你可是部门里的红人,旁人的一句话,也能左右你的前途吗?”
  
  庞小南记得楚贵棵当初在楚家的时候,自豪的说自己在公司里很受重用,领导对他很好,马上就要升职了。
  
  “你……”
  
  楚贵棵不知道如何应答,庞小南说的很有道理,如果只是因为一句无伤大雅的中伤,辛酉治不会这么绝情。
  
  可是所有事情联系到了一起,首先是自己的业绩确实差强人意,加上庞小南的添油加醋,再加上庞小南和彭玉炎的关系摆在那里。
  
  “算了,你来这里质问我,不如回去求求你的部长吧,我相信,这么大的公司,不会无缘无故开除你的。”
  
  庞小南绕开楚贵棵,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品茶。
  
  “庞小南,你帮帮我,帮我劝劝部长,我不能被开除啊……”
  
  楚贵棵猛的一步走到庞小南的跟前,抓着庞小南的手臂不停的哭诉。
  
  楚贵棵想清楚了,解铃还须系铃人,辛酉治不会放过自己,除非庞小南出言澄清,不然自己真的会被开除。
  
  辛酉治是什么样的人,楚贵棵比谁都清楚,这家伙谗上媚下,并无真才实学,营业一部要不是靠着几个衷心的骨干亲力亲为,早就散掉了,虽然这次的业绩确实很难看,不过那都是可以挽回的。
  
  这次的事情,摆明了辛酉治是想牺牲自己换取营业一部的喘息之机,要是庞小南不伸出援手,他铁定是没戏了。
  
  “你看你,有话好好说嘛,这叫什么事……”庞小南被楚贵棵拽的茶杯都抓不稳了。
  
  “住手!”
  
  彭玉炎也看不下去了,大声的呵斥楚贵棵。
  
  在彭玉炎的威严下,楚贵棵只好松开了庞小南,眼巴巴的望着庞小南,嘴里还在轻声的呢喃:“帮帮我,庞小南……帮帮我。”
  
  彭玉炎没有料到自己的公司里还有这么无能的职员,一点骨气都没有。
  
  就算被开除,也不该如此的失态,有真才实干的话,到哪里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好了好了,大表哥,看在你这么痛苦的份上,我就再帮你一次。”
  
  庞小南现在害怕楚贵棵缠着自己,反正他也是过来要账的。
  
  “你把钱还给我,我就去给你解释,怎么样?”
  
  楚贵棵哭丧着脸道:“可是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啊?”
  
  “这个好办,你把你的工资卡给我,什么时候还够钱了,我再把工资卡还给你。”
  
  庞小南早就替楚贵棵想好了偿还债务的方式,反正彭玉炎也在这里,他不怕楚贵棵玩花样。
  
  “这……可是我还得生活啊。”
  
  想到自己以后没有了经济来源,楚贵棵就心痛起来。
  
  “生活嘛,吃糠咽菜也是过,顿顿海鲜也是过,你忍一忍,不就过去了吗?”
  
  庞小南没有别的要求,他就想看到楚贵棵过苦日子的状态,谁让楚贵棵一直在他面前充大头呢。
  
  “好吧。”楚贵棵看看彭玉炎,又望望庞小南,最终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先保住工作,才有以后的生活,不然,像他这样的职场混混,出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工作,而且还是被和海集团开除的,那就算上了业内的黑名单了。
  
  “彭大哥,那我就先走了。”
  
  “行,有空来玩,顺便帮我治理一下那些不长眼的下属。”
  
  庞小南跟着楚贵棵来到了辛酉治的办公室。
  
  “哎呀,小南兄弟,你怎么来了?”
  
  辛酉治忙不迭的把庞小南迎进了办公室,看到他后面萎靡不振的楚贵棵,马上换了一张严肃的脸,“叫你不要去打扰小南兄弟,你就是不听!”
  
  辛酉治以为是楚贵棵把庞小南惹恼了,人家直接上门了。
  
  这可如何是好,庞小南可是特务头子,万一被他盯上,自己的前途只怕不保。
  
  “小南兄弟,快坐快坐。”
  
  辛酉治堆着一脸的笑容招呼庞小南坐,又冲楚贵棵喊道:“还不滚去泡茶!”
  
  庞小南手一挥,制止了楚贵棵,然后对辛酉治说:“听说部长要开除楚贵棵?”
  
  “正是,小南兄弟请放心,我一定会对楚贵棵严肃处理,还公司一个清净的办公环境!”
  
  辛酉治大表忠心,仿佛开除了楚贵棵,就是割除了一个毒瘤。
  
  “不知道部长开除他的原因是什么?”
  
  庞小南不咸不淡的问道。
  
  “这个嘛,很简单,他的业绩不达标,加上生活作风糜烂,这样的人,继续留在公司,只会给公司抹黑。”
  
  辛酉治边回答边征询的看着庞小南,他的语速很慢,准备按庞小南的脸色来罗织罪名。
  
  很遗憾,庞小南的脸色古井无波。
  
  “你说他的业绩不达标,但是我听说他的业绩比你们营业一部的平均水平还要好吧?”
  
  庞小南斜视着辛酉治,发现他开始脸红。
  
  “这个……确实是,可是他毕竟作风不好,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拿业绩为理由辞退楚贵棵确实说不过去,但是作风这一项,却是可大可小的事情,辛酉治一直在揣摩庞小南的心思。
  
  “我们和海集团,可是上市企业,什么时候拿作风的问题来作为考核员工的标准了?”
  
  庞小南知道,任何企业都不可能以作风不好开除员工,除非是那些高管的作风被媒体曝光,影响到了集团的股价,董事会才会做出处理。
  
  很显然,楚贵棵的级别并没有高的那个程度,作风还不能影响公司的声誉。
  
  “那,你的意思是……”
  
  辛酉治听出来了,庞小南这是替楚贵棵来求情了,肯定是楚贵棵上去做了什么特别的牺牲,才得到了保卫部的谅解。
  
  “彭总的意思是,你们营业一部,不要以为开除一个替死鬼,就能掩盖业绩不达标的事实,只有数据上去了,才是你们最好的挽救方式。”
  
  庞小南深谙拿彭玉炎狐假虎威的好处,刚刚辛酉治在董事长办公室的表现,很明显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角色。
  
  “是是是,我们一定按照彭总的意思,励精图治,精益求精,一定不让他失望!”
  
  辛酉治一边对庞小南大表决心,一边恶狠狠的看着楚贵棵道:“还不过来谢谢小南兄弟,谢谢他大公无私对我们进行指导……”
  
  把庞小南送到电梯口,楚贵棵感激的握着庞小南的手道:“谢谢,谢谢你……”
  
  庞小南却扬了扬手里的银行卡,笑了笑,说:“不用谢,应该的。”
  
  要是楚贵棵被开除了,这张工资卡就没有进账了,庞小南的100万赌注可就收不回来了。
  
  所以,提出谢谢的应该是庞小南。
  
  陶叔那边已经找到了几个适合生产仙灵水的地方,只等庞小南去拍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