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老牛被迫吃嫩草 > 第8章 第一次不自信

第8章 第一次不自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八章第一次不自信
  
  七点五十五分,楚寒宸还在路上飞快的往他所想到的‘老地方’奔去,内心有些焦躁不安,却也隐隐的有些狂喜,宛若两年多前,自己对她的威胁一般。
  自己不去上课,让她歉疚,其实,自己是气她连为什么突然就离开的原因都不肯告诉自己,可是,当她问自己不去上课的原因时,自己也只能蹩脚的找理由说让她补上落下的最后一节课,其实,那节课上不上已经不重要,反正,那年的中考,自己都已经弃权了,已经无法让她兑现那句‘如果我考市里前三,你就和我在一起’的约定了。
  只是简单的要求而已,她却不肯答应,自己原本就对学校没有什么留恋,所以,第二天,自己连学校都懒得去了,自己不去学校,她应该会找自己的,比如,问问班上其他同学,自己的手机号是什么,然后让自己回来上课之类的,自己就是要她主动找自己。
  不去学校的第一天,径直叫了几个朋友,拿着新买的数码相机去爬山,当然,‘随手’还带上了手机,爬山的时候,怕她找自己的时候,自己听不到手机铃音,于是把铃音调到最大,还专门把手机放到了胸前的口袋里。
  一边爬山,一边等手机响,可是,手机却一直没有动静,爬到山顶时,手机终于响了,顺手就松开了手里的东西,去接电话,然而,打电话的却是老爸,让自己早点回去,悻悻的挂掉电话,就看到其他朋友愕然的盯着自己,回神的自己,也终于知道,自己刚才松开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两万多块钱买的最新的数码相机,就因为刚才的一个激动而报废,掉下了山……
  楚寒宸并没有为那最新的数码相机而心疼,反而觉得,这等同于没有响起的手机,更让人纠结……
  十五岁,楚寒宸认识了温鸢,那时,他就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她牵着鼻子走。三年后,十八岁的楚寒宸再度见到温鸢,却依旧想不明白,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她,为什么会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自己以为,自己不去上课,多少会让温鸢这个代课老师为难、犯愁,然后发挥一个老师该有的责任心,在他不去上课的第一天,就四处打探他的行踪,然而,楚寒宸错了,晚上和班里的朋友联系,才知道,温鸢她压根就没有打听过自己的事情,好像,班上根本没有自己这个人,而她自己也从来没有认识自己一样。
  “寒宸,吃饭了。”楚寒宸的母亲敲敲门,走了进来,看到楚寒宸把自己放倒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乎精神很是低迷,于是问道:“今天不是去和朋友爬山了吗?有没有带着你爸新给你买的数码相机?”
  “带了。”楚寒宸萎靡不振的回答。
  “是吗?”楚妈妈有些欣喜,自家的儿子多少有点自恋,这一点自己是很清楚的,可是,自家儿子确实有自恋的资本,人长的帅,而且很上镜,平时去旅游或者去爬山,总喜欢带着相机,四处拍照,而且,这么多年,练出来的拍照技术也很棒。
  楚妈妈打量着自家儿子的房间,平时,相机一定是放在书桌上的,可是,这次书桌却是空荡荡的:“相机呢,我看看你这次又拍到了什么好地方。”
  “相机,掉下山,摔烂了。”楚寒宸依旧没有多大的感情波澜,微微侧脸,拿起一旁的手机看了看时间,都晚上八点了,她居然一天都没有找过自己。
  “摔下山了?”楚妈妈来到床头,看着自己的儿子,赶忙安慰道:“摔坏了就摔坏了吧,不用那么愁眉不展,让你爸给你买个新的就好了。”
  “嗯……”楚寒宸依旧漫不经心的回答,看看自己的母亲,楚寒宸皱皱眉,自己是独生子,没有姐姐,没有恋姐情节,自己虽然和母亲关系也不错,可是,自己可以肯定自己没有恋母情结,可是,为什么会喜欢比自己大三岁的温鸢呢?
  “走吧,吃饭去了。”楚妈妈拍拍楚寒宸的胳膊:“让你爸爸等的太久,他又该唠叨你了。”
  “妈?”楚寒宸坐起身,看着自己的母亲:“我是不是根本没有我自己想的那么好?”自己一直以为,自己很好啊,长得好,身材好,脾气好(?!),家世好,脑袋也很聪明,人缘也不错,喜欢自己的女孩子一大把,为什么就那个温鸢看不到自己?
  “咦?”听到向来自恋的儿子那么说,楚妈妈赶忙摸摸楚寒宸的额头,没发烧,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有喜欢的人了,而且前行的道路还遇到波折了?”
  “……”被自己的妈妈说中,楚寒宸囧了囧,然后反击道:“老妈,你都几十岁的人了,能不能不要那么八卦啊?”
  “八卦总比八股好吧?!”楚妈妈寒着一张脸回答,“再说了,我哪有几十岁的人了?我只有三十七岁。”
  “妈……”楚寒宸皱眉,认真的提醒:“如果我没有记错,明天是你三十八岁生日吧?”明明就是三十八了,还要抠着这一天说自己三十七,不过话说回来,八卦确实比八股强,自己的老爸,就是一个老八股,是头倔牛。
  “那也是明天的事情,反正,现在还是三十七岁。”楚妈妈得意的回答,“明天我生日,你可不准再次缺席,说什么有事情推脱。”
  “我哪有推脱?”楚寒宸坐起身,整理了一下因为刚才躺在床上而被压弯的头发,“你每年生日,我不都陪着你呢吗?”
  “少来,三年前,你也是那么说的,可是,我生日那天,你还不是跑出去,半夜才回来?”楚妈妈可是记忆犹新,那天是他刚补完课没有多久,那个家教刚走没多久,他就说有事要出去,还一直到半夜才回来,回来时,就臭着一张脸,问他什么,都不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