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老牛被迫吃嫩草 > 第93章 番外:再续前缘

第93章 番外:再续前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九十三章番外:再续前缘
  
  杨宇铭觉得自己真的是个白痴啊,为什么自己会笨到舍近求远呢?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来这家医院已经实习那么久了,竟然一直都没碰到过柳河。
  
  当温鸢那次告诉自己,小河的妈妈住院很久的时候,自己就跑遍了整个市的大小医院,因为不知道柳河妈妈的名字,自己也只能拿着柳河高中时候的照片问各个医院的护士,有没有见过这个人,然而找遍了全市,都没有找到柳河。
  
  杨宇铭的第一反应是柳河妈妈是不是已经康复出院了?懊恼的把照片放进上衣口袋里,想到被遗忘在医院里的资料,纵然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杨宇铭也还是不得不回去医院一趟。
  
  然而,就在拿着资料离开的时候,杨宇铭就看到了一个身影走进了医院,然后进了电梯。
  
  于是,杨宇铭就有了上面的心里独白。
  
  杨宇铭你真是白痴啊,怎么会舍近求远呢?为什么来这里实习那么久,竟然从来都没有碰到小河呢。
  
  原因现在终于找到,那就是因为,自己下班之后,她才能有空来陪伴她的母亲啊。
  
  看着电梯停留在五楼顿住,杨宇铭按下上升键,柳河的妈妈,是住在五楼的病人吗?
  
  进了电梯上了五楼,一个接一个病房寻找着柳河的身影,终于在506房间外,看到了背对着自己给妈妈擦手的柳河。
  
  那是一个面容憔悴,笑起来却很慈祥的女人,看样子,真的病了很长时间了。看到柳河端起脸盆往外走来,杨宇铭赶忙闪身进了隔壁的507病房。
  
  楼道里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杨宇铭走出507病房,看了看506病房里面的柳河的母亲,然后走了进去。<>
  
  每个病床前面都有会有牌子,标注上负责的大夫是谁,杨宇铭走过去,看了看柳河的母亲,淡淡的一笑:“伯母,感觉怎么样?”
  
  “你是?”柳妈妈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有点怀疑他是不是走错病房认错人了。
  
  “我姓杨,叫杨宇铭,是这里的医生,几天前,刚刚转正,”杨宇铭和煦的笑着。
  
  “哦,原来你是医生啊,”柳妈妈冲着杨宇铭笑了笑。
  
  “伯母,您的病多长时间了?”杨宇铭看着这个被病魔折磨的瘦骨嶙峋的女人问道。
  
  “好些年了,”柳妈妈轻笑,只是笑容里带了些苦涩:“我就说我这病,就是跟时间耗,在哪里养病都一样,拿了药在家里也一样,偏偏女儿和老公不愿意。”
  
  “从我的角度来说,可能有点尴尬,不过,住在医院里方便些,”杨宇铭安慰道。
  
  “我倒是无所谓,就是苦了女儿和老公了,”柳妈妈看向窗外:“家里的钱都拿来给我看病,现在女儿不仅白天要上班,晚上还要来陪我,看着她忙的连交男朋友的时间都没有,我这心……”
  
  杨宇铭心里一紧,“你女儿那么孝顺,一定会遇到好男人的。”
  
  “我就说,得病的话,就得那种一下子死掉,省得活着拖累活着的人,现在,连给女儿准备嫁妆的钱都没有了。”柳妈妈心酸的落泪,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伯母,你别那么伤心,”杨宇铭皱眉,好好的怎么就把人惹哭了呢,“那个,是我不好,对不起,我不该问东问西的。”
  
  “咳咳,不好意思,”柳妈妈赶忙用衣袖擦擦眼泪:“一把年纪了还掉眼泪,让你见笑了。”
  
  “没关系,没关系,”杨宇铭赶忙摆摆手:“心情起伏太大,对养病不好。<>”
  
  “大夫,我看你应该是个诚实的人,想跟你打听点事情,”柳妈妈认真的看着杨宇铭:“我这病,真的不能回家养着吗?”
  
  “您是担心住院的费用吗?”杨宇铭一语中的。
  
  “我这病可能是好不了了,能少拖累他们一点是一点,”柳妈妈抬起头,“我平时跟其他大夫说要出院,大夫都说最好不要出院,可是,我在这里除了每天吃药也没什么事情,倒不如回家了,起码心里舒坦。”
  
  “我不好回答你,”杨宇铭皱眉,因为没有看柳妈妈的病情之前,自己真的不好回答,只是,她被病折磨成这样,病情应该不容乐观吧?
  
  “唉,我这病,到底要拖累女儿到什么时候啊……”一把辛酸泪落下,柳妈妈懊恼的拍着自己的胸口。
  
  “伯母……”杨宇铭赶忙又站起身,自己真的是笨死了,怎么又把伯母惹哭了。
  
  “妈,”刚刚端着水盆进门,就看到自己的妈妈在哭,而一个男人手足无措的在干什么,柳河把水盆往地上一放,冲到了病床前,挡住了自己的妈妈:“你想干什么?!!你……”
  
  杨宇铭尴尬的抬起头,看着柳河愤怒的眼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你怎么会在这里?”柳河先是一怔,随即想到妈妈刚才在抹眼泪:“你跟我妈妈说了什么?!!为什么把我妈妈弄哭?出去!!”
  
  “小河,你怎么跟大夫说话呢?”柳妈妈赶忙扯扯柳河的胳膊,让她别那么横。
  
  柳河皱眉,看向自己的妈妈:“妈,他说他是大夫?”
  
  “是啊,他是大夫。<>”柳妈妈点头:“很不错的小伙子啊。”
  
  “那我还说我是大夫呢,”柳河恶狠狠的看着杨宇铭:“他就是个大骗子,妈,你别被他骗了,他不是什么好人。”
  
  杨宇铭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就算是被小河那么说,还是不想走。
  
  “你认识他?”柳妈妈从话里听出些端倪,然后又看向杨宇铭:“你不是大夫?”
  
  “我是大夫,”杨宇铭伸手摸向衣服口袋,掏出自己的工作证:“而且,还是这个医院的大夫。”说完,把工作证递给了柳妈妈。
  
  “真的是大夫。”柳妈妈把工作证递给杨宇铭,又看向自己的女儿:“你们认识?”
  
  柳河不说话,走到门口,端过水,水盆上面搭着一条红色的毛巾,看着那条毛巾,杨宇铭愣了愣,这毛巾,跟自己多年前送她的那条一样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