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反派白化光环 > 第33章 破障

第33章 破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浪淘沙,折花会进入第二轮,弟子已少了一半。有闭门不出在修养伤势的,也有在整理上一轮战斗感悟的,还有些小门派已经全队离开了叶城,因为全派没有一个弟子进入第二轮。

    参赛的弟子少了,可叶城的人丝毫没有少。

    许多人来到这里。

    前辈强者为了看看现在修行界的年轻人,能到达怎样的程度。掌院先生预言的‘群星时代’到底有没有来临。

    参赛者的同门为了鼓励自己宗门的弟子,有以前参加过折花会的,就来为师弟讲战斗经验。

    这一天,骄阳似火,暑气逼人。

    一队青色道袍的修行者来到叶城。

    他们既不是为了看比试,也不是为了鼓励同门。

    他们是来见人的。

    “那个殷璧越,这场轮空了?”

    问话的人在案前擦剑。

    那把剑很长,剑身乌黑,甚至就连窗外刺目的阳光落在它身上,也像被尽数吸了进去,映照不出半点光彩。

    不止是剑,擦剑的人也一样。他坐在窗边,于是日光避退。

    虽然是发问,但表情漠然,一个眼神也没施舍给旁边的人。

    “是的,师兄。”何来已经能下床了,伤势好了七七八八,立在案边,神色很恭谨。

    问话的青年没有再说话,他的眼神依旧落在剑上。

    过了许久,久到何来因为受不住他身边无形的压力,背后冷汗涔涔而下。

    青年说话了,

    “事情就到这里。以后好好练剑,别再出来丢人。”

    何来大喜过望,撩起衣摆便拜,

    “是!谢师兄!谢师兄!”

    他知道对方说‘就到这里’的意思不是算了,而是已经同意出手解决,所以才就到这里。

    青年摆摆手,淡淡道,“下去吧。”

    何来敛袖行礼退出去。

    他出去后,抱朴宗那位带队长老走近来,止步在持礼的距离,低声问道,

    “您决定出手了么?”

    如果按照辈分,这样的情形极是荒谬。

    但在抱朴宗,没人敢觉得不对。

    青年微微蹙眉,他知道这句问话的意思。无非是顾忌剑圣,劝他不要下死手。

    于是他说,“我不会杀死他。”

    抱朴宗的长老松了一口气,满脸的皱纹都舒展开,默不作声的退出去。

    青年依然在擦剑。

    他说过不下死手,这是真的。

    但是重伤、残废、经脉尽断,这些都不算死手。

    ***********

    折花会的第二轮已经开始,叶城里流传最广的有两件事。

    一是风雨剑与剑圣弟子狭路相逢,当众邀战。

    因为当事双方被同门师兄带回去,这件事情没有结果,但每个人都认为钟山与殷璧越,终将一战。只可惜殷璧越在本次轮空了,着实让人遗憾。

    相比之下,第二个消息则让人不由心中发寒。因为据说有人在城北的新水桥,见到了‘抱朴七子’中排行第二的郑渭。

    这个传言的真实性很让人怀疑,许多人都不相信,郑渭会因为看一场折花会出山。

    如果他真的来了,那他想做什么?他又想杀人了么?

    但这里是叶城,他真要挑衅城主的声威么?

    无论谁来了,或是没来,到目前为止,折花会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第二轮的比试,更为精彩激烈,惊心动魄。为了方便观战,原本的四个擂台只开放了两个。于是比试进程很大程度的放慢下来。

    没有了时间限制与平局规则,不相上下的两人,有时能从清晨对战到日落,直至分出胜负。

    这样的激烈中,洛明川与兴善寺普弘的比斗就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据观战的人说,沧涯首徒没用剑,也没再用执教鞭,反而是用了一种身法和掌法,来破兴善寺成名已久的慈悲掌。两人打到一半,同时停手,论起了佛法。

    台下人听得云山雾罩,不知其所以然。

    沧涯山弟子与兴善寺佛修论佛法,听上去是一件很荒谬的事。但日落时分,普弘竟然笑意豁然,自行认输,下台去了。

    这一场精彩的佛法辩难,殷璧越是没有看到。

    因为他正值坐照自观的关键处,已经进入某种玄妙的境界。

    他在屋里闭目凝神,观外物,能看见青玉案的纹路,庭中广玉兰簌簌而落的残瓣,波光粼粼的秋湖,能看到万千广厦,车水马龙的叶城。

    反诸己身,能看到心脏的跳动,真元的运转和血液流动。

    并不是用眼睛。

    眼睛看见的,未必是真实。

    他用神魂去看,是故无所遮蔽。

    他感受到经脉里的真元滂湃,滚滚而过,就像大江大河要开山劈石,还带着刻骨的寒意。生平第一次,这种寒意没有带来痛苦,反而给予他清凉舒畅之感。

    他引导它们,引导真元汇入幽府,就像万千河流终归大海。

    一瞬间,竟生出天地与自身相融的错觉。

    然而浩瀚的大海,又岂是终点?

    这是殷璧越闭门的第四日。

    院中的气温已降至秋日,石板上积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广玉兰耐不住寒气侵蚀,落了满地。

    寒风一吹,像是千堆雪浪拍岸。

    洛明川立在树下,表情沉稳,“坐照自观,师弟要破障了。”

    段崇轩郑重道,“可惜我现在有场比试要去,四师兄这里就拜托你了。”

    洛明川点点头,目光坚定。

    然而衣袖下拳头紧握,手心已满是冷汗。

    他知道师弟破障已到了关键时刻,容不得一点闪失。

    沧涯山弟子多半已在擂台下观战,秋湖边没有人练剑,各个院子里没有人声,一片空荡寂寥。

    段崇轩离开之后,临湖最近的院里只剩洛明川一人。

    不止有秋霜与落花,洛明川的广袖也在风中微微摆动。

    夏日的热浪吹到这里,登时成了秋风萧瑟。

    寒意愈来愈重,甚至有丝丝缕缕的剑气浮游其间,是寒水剑的剑意开始外溢。

    洛明川心中一沉,师弟在用剑?

    难道是破障中遇到了桎梏?

    殷璧越眉峰微蹙。

    幽府是大海,但不是终点。

    破障破的是心障,自当要见本心。

    于是他的神识飘在了海上,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身体里的这片海。

    他知道每一个修行者,在突破凝神境之后,都会拥有自己的‘海’。全身的真元储存在这里,流向每一条经脉,循环往复一周天,再汇入大海。

    生命不息,则海不枯竭。而只有破障的时候,这片海才能被‘看见’。

    这时他的海上白雾茫茫,遮天蔽日。他想看清一切,却无能为力,仿佛他不是海的主人。

    他没有经过痛苦艰难的练气、伐髓、和凝神。

    他不知道剑圣为什么收自己为徒,先生为什么要杀洛明川,甚至是……最初他为什么想做反派?

    困惑太多,不解太多。

    心障不破,所以迷雾仍在。

    **********

    院外天气闷热至极,整个叶城像是个偌大的蒸笼,蒸的人喘不过气。

    忽而天色阴下来,风从四面八方而来,铺天卷地。卷起小楼上的酒招与灯笼,卷起院里人家晾在竹竿上的薄衣,卷起城南秋湖外十里烟草飞靡。

    不知谁推开窗子,喊了一声,“要落雨啦!——回家关窗户收衣服啦!”

    话音刚落,远方旷野传来惊雷炸响!方才喧嚣的长街,顷刻空荡一片。

    南陆夏天的雨,就是这样迅疾如游龙。惊雷不绝,豆大的雨点狠狠砸下来,激起尘埃飞舞。雨幕很快接连成片,将整个叶城尽数笼在潇潇风雨中。

    以狂风雷电为势,下出洗刷天地的凄厉。

    隔着如帘的雨幕,擂台上双方见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