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反派白化光环 > 第67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第67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近来修行界发生了很多大事。一些地方的势力格局,明里暗里的改变着,甚至传到了一贯消息闭塞的东陆。
  
      人们以为沧涯首徒与剑圣弟子闯兴善寺,破佛印金光大阵就是最大的事。哪个还能比百万年基业的兴善寺出事更大?
  
      但三日之后,多年不闻音讯,甚至有隐秘传言说进了陨星渊不可能出来的剑圣现身了。
  
      举世震惊。有人兴奋,也有人恐慌。
  
      兴善寺虽在缇香山山腹,行事又一贯低调,但毕竟是‘一山三派,佛门双寺’之一,许多眼睛都看着他们。
  
      没人知道洛明川和殷璧越进寺后发生了什么,有人说佛门慈悲宽仁,猜测是两人无礼在先。这种说法参加或关注过折花会的人都不认同,他们都说殷璧越比佛修还心软,而洛明川向来君子端方好脾气。
  
      直到剑圣出现。‘秋风离’未曾出鞘,近百殿宇房舍便尽数坍塌。如秋风过境。
  
      这件事情的讨论戛然而止。
  
      圣人的剑就是道理。哪需要给什么说法。
  
      昔日在灞河边一剑‘青天白日’废了抱朴宗太上长老。抱朴宗敢要说法么?
  
      此时的横断山,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长老与知情的弟子们奔走匆忙,加固阵法,演练剑阵,安静而压抑。亚圣余世站在山巅云海,已经五日不曾动过分毫。
  
      一些事情做得不算隐蔽。剑圣纵然不擅卜算,可是境界所至,不卜自明,真的会不知道么?
  
      而在沧涯山,很多弟子都知道了殷璧越和洛明川已经平安归来。可是听说洛师兄的伤势不方便探望,只能静养。
  
      于是不少人都专门跑来大殿门口远远望两眼,即使根本看不到人影。
  
      何嫣芸缠着她师父正阳子得到消息,说有殷璧越在里面照顾着,放心的跟阮小莲回去修炼了。
  
      殷璧越已知道这里是沧涯山大阵的阵眼,如果这次醒来的是魔尊,以整个沧涯地脉之力,也能暂时克制。再加上师父和大师兄,足有八成机会在莫长渊还虚弱时胜过他。
  
      洛明川随时可能醒来,所以不便让人进殿探视。
  
      他们怀着最好的期望与信任,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一切尘埃落定时是一个黄昏。
  
      钟声回响,惊起飞鸟投林,山上练剑的弟子有人下山,执事堂到了闭门的时候,聚在一起的人们如海潮般四散而去。不安静,却宁和。
  
      洛明川睁开眼,琥珀色的瞳孔镀上夕阳的余晖,就像盛满了沉沉浮浮的温柔。
  
      他做了很长一场梦,看见身边的人一时恍惚,不知是否还身在梦里。
  
      殷璧越轻轻唤他,“师兄。”
  
      洛明川低声应道,“师弟,我回来了。”
  
      他们笑起来。
  
      不多时,另外三人也进来了。
  
      洛明川毫无所觉,依旧专注的看着殷璧越。
  
      正阳子吹胡子瞪他,“你师父我还在这儿呢!”
  
      开口先喊师弟,就知道师弟!哼!
  
      洛明川起身行礼,殷璧越想要扶他,他示意自己没事了。
  
      他说,“师父,我入魔了。迦兰瞳术是魔门功法‘天罗九转’的第一层。”
  
      正阳子一怔。
  
      剑圣满不在意的摆手,“你不说谁知道?”
  
      正阳子道,“对啊。你不说谁知道呢……看你也没事了,活蹦乱跳的,明天去论法堂讲两节课。”接着招呼剑圣和君煜,“行了,大家散了吧。”
  
      剑圣上前扣了下洛明川的脉门,又很快放开,带着君煜往回走。
  
      大殿又空荡下来。
  
      洛明川只觉方才把脉的少年绝非平凡,出手随意却令他避无可避,一身气息看似散漫实则深不可测。
  
      而与少年同出殿门时,君煜侧身并停下,等那人先出,这是待长辈的礼节。
  
      他思绪机敏,瞬间想到了什么,又觉得不可置信,“方才那位前辈,可是剑圣……”
  
      殷璧越看的暗爽,终于有人理解他在云端看见那张少年脸的心情了。
  
      他点头,“正是我师父。”
  
      洛明川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
  
      圣人的神通修为不可以常理度之,容貌自然也一样。
  
      殷璧越还是没忍住多问一句,“师兄,你真的没有哪里不适了?”
  
      洛明川笑道,“我很好。”他知道师弟有很多不解,便娓娓道来,“之前在佛堂与了观对战,他将我引入禅定境中,那是一处道魔大战的战场。他功法诡谲,似是可以吸食我的生命力与修为化为己用。”
  
      殷璧越那时见洛明川脸色迅速灰败,已猜到几分,此时得到证实,只觉这功法着实是匪夷所思的至邪。
  
      洛明川的声音低下去,“我以为自己快死了,却突然有种力量,或者说,有什么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它催使与了观相同的功法,却威力更胜十倍,杀死了了观。”
  
      殷璧越心中一沉。
  
      他想起了观临死前说‘竟然死在魔头手里’。或许那个东西真的是魔尊莫长渊的残魂。
  
      “那么它现在还在么?”
  
      洛明川摇头,“不在了。它不知去了哪里,但绝不在我体内。我拥有了了观的生命力。至于修为,一时暴涨会使人爆体身亡,我将它封印在了灵台,以致昏睡。”
  
      殷璧越松了一口气。
  
      “睡着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些零散的记忆片段,是了观的。其中还有天罗九转的全套功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