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反派白化光环 > 第89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第89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殷璧越欢天喜地的进去,又怕洛明川反悔似的,立刻反手把门关上。
  
      屋里点着灯,照亮青玉案上翻开一半的书卷,樨冰香浅淡的味道在空气中浮动。他随洛明川从外间来到内室,看哪里都无比顺眼。布置不堂皇也不简陋,所有陈设都中规中矩,端方的像此间主人。
  
      殷璧越甚至开始想,合籍以后,是我搬来和师兄住呢,还是师兄去我那儿住啊。要不,我们另开新院
  
      直到他们绕过泼墨山水屏风,来到床前。
  
      床榻很宽,玉枕也长,可见两人并躺毫不逼仄。
  
      洛明川余光扫到外间,烛火便倏忽熄灭,室内陡然暗下来。只有淡淡的月光照进窗棂,映出模糊的人影。
  
      没有人说话,殷璧越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师兄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而他此时冲动用完,才知道心虚。
  
      自己会不会太轻浮了,让师兄很没安全感毕竟夜里私会,于礼不合。
  
      他退了两步,试着开口解释,“师兄,那么久没见,其实我就是想你了想见见你。你别担心,今天晚上我不碰你。”越说越难为情,声音也低下去,“等我们真正合籍了,再啊”
  
      洛明川直接把人抱上了床。
  
      殷璧越猝不及防被摁在床上,外袍的衣带也被利落解开,露出雪白的私服。
  
      两人离得极近,呼吸相闻,洛明川的几缕墨发垂下来,划过他脸颊,微有些痒。他很快回过神来,自己坐起来飞快除下外袍,又伸手去解师兄的襟带。
  
      这下轮到洛明川怔住,反而不知怎么办了。
  
      殷璧越取下乌冠,白发披散,与洛明川的墨发交缠。他抬眼,不解问道,“师兄”
  
      眼里是清澈见底的无辜,就像不谙世事的小动物。
  
      洛明川只得叹了口气,将两人的衣袍叠好,拉过被子替自家师弟盖上。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很晚了,睡吧。”
  
      他们只着单薄的里衣,并肩躺在柔软的锦被里。皮肤的温度透过衣料,清晰的传递着。
  
      殷璧越觉得舒服极了,周围满是师兄的气息,就像躺在温暖的云朵上。
  
      跟师兄睡觉这个人生理想,这么轻易的就达成了。~\~
  
      情不自禁,又自然而然的,他轻轻抱住了师兄的腰。靠在他胸膛上蹭了蹭。
  
      洛明川伸手把人揽进怀里,声音有点哑,“别乱动。”
  
      于是殷璧越真的不动了,生怕被师兄扔下床去。
  
      可他一时激动的睡不着,只能开始说话,
  
      “师兄,我们马上就要合籍了,按照民间说法,这叫成亲,要送礼的我没什么聘礼能送你你稀里糊涂就跟了我,太吃亏。”
  
      洛明川哭笑不得。
  
      然而不待他开口,殷璧越就从他怀里钻出来,从外袍的空间里取出几本泛黄的薄册,硬塞进他手里。
  
      “上次有话还没说完,其实这是真仙意凌霄的笔记,掌院先生给我的虽然好像没什么用吧。但起码也算大人物的遗产,我身上最值钱的,除了倚湖剑,也就是它了。送给师兄算是聘礼”
  
      洛明川看见这几本书的名字,嘴角微抽。也忘了告诉师弟聘礼这词不能这么用。
  
      殷璧越索性翻开一本,借着浅淡的月光,拿给他看,“是真货,字迹和时间年份都对的上。能知道当年的很多事,读来也挺有趣的。”
  
      殷璧越心中哀叹,自己折花会上得来的开山礼,在东陆过荒原时全用废了,现在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简直是穷鬼一个。
  
      洛明川半坐起来,接过书仔细翻了翻,面色沉静下来。
  
      殷璧越被他带的紧张,也坐起身,“师兄,怎么了”
  
      “书上有障眼法。”
  
      “障眼法”
  
      殷璧越大惊失色,这书拿在自己手上那么久,都没看出什么端倪,师兄看一眼就看出来了。
  
      “迦兰瞳术可看破迷障。”洛明川蹙眉,“但这句真仙好礼,点开就送怎么感觉很奇怪”
  
      他握着书卷,手指划过扉页,刺目的光华陡然迸发。
  
      光芒敛去,殷璧越看见了那句话。再次肯定了意凌霄的老乡身份,也庆幸老乡懒,没写满级神兽,绝世神兵,极品装备,点开就送。
  
      又往后翻了一页,殷璧越惊喜道,“居然是凌霄剑诀。师兄,我们一起练”
  
      洛明川却把书还给他,“这是师弟的机缘。只能师弟自己练。”
  
      “分明是师兄看出来的,怎么成了我一个人的再说,这是我要送给师兄的聘礼啊。”
  
      “凌霄剑诀是真仙的传承,世间唯一能克制天罗九转的功法。我若哪天疯魔,你就用凌霄剑杀了我。”他说着生死事,声音却一如既往带着笑意,
  
      “真到那一天,恐怕也只有你能杀得了我。师弟,我这可算是彻底把自己交给你了。”
  
      殷璧越听完沉默,半响,他闷闷的说道,“我不会杀师兄。甚至不会拿剑对着师兄。”
  
      临渊剑里有莫长渊的一缕神念。
  
      对于他和洛明川来说,是目前身边最危险的东西。幸好这把剑在他手里,神念不被唤醒,便会慢慢消散。
  
      但他不知道怎么把这一切告诉师兄。穿越公司,白化光环,程前辈的话,还有自己的来历。
  
      逃避一般想着,等天下太平,再慢慢解释。
  
      洛明川看出他的沮丧,暗自懊恼自己说错话了,害师弟难过。
  
      于是珍贵的典籍,堂堂真仙的传承被随意扔在枕边,洛明川躺下来,将人摁进怀里,“我胡说的,别想了,睡吧。”
  
      殷璧越唔了一声,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