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反派白化光环 > 第95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第95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容濯不欲将战线拉的太长,以致回援不及,因此与北陆互不进犯,西陆的沧涯山也交由抱朴宗对付。而十万魔军兵分三路,一支留在东陆驻守,一支向南陆去,一支向中陆去。这其中除了魔道十二宫的弟子,还有荒原上挣扎谋生的散修。几乎是集合了整个东陆的战力。
  
      这些人没什么忠心可言,却在东陆残酷的竞争环境中懂得战斗,更没有道德包袱。一旦因为利益结合统一,着实可怕。
  
      不止沧涯山众人想不通容濯是如何在短时间内收服如此多战力,又是什么样的利益,让十二宫抛下嫌隙,其余几大派也甚是费解,唯有掌院先生窥见得几分端倪,隐约算到是某种契约的力量,只是他如今重伤未愈,境界大损,卜算之法再难施展。
  
      各方再不解也没时间细想,因为魔军已经近在眼前了。
  
      出行时船队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边际。皆是十二桅四层大船,船体遍刻符纹魔阵,更有境界高深者分水御风,行于海上,乘风破浪。偶有海兽被魔息惊扰,也是避之不及。
  
      往南陆去的那支魔军,渡海时做了万全准备,且未曾遭遇任何阻截,颇有些出师得利,一帆风顺的志得意满。
  
      因此自踏入南陆开始,便有大意步入阵法陷阱之中。然而人数众多,领队者并不在意这等不痛不痒的伤亡。一路上城镇村庄皆是人去楼空,只见恼人的阵法,不见半个人影,队伍里人心浮动,恨不得立刻能杀一场,出一口郁气。
  
      就在这种情形之下,魔军开始翻山,来到了‘两难关’山道口。
  
      雪夜里风过山林,簌簌之声不绝。
  
      山道极为逼仄,换了以往,免不了要开山劈石,拓出一条坦途。但这条山路两侧皆是万仞绝壁,若只开拓底部,恐致根基不稳,有山崩之险。何况山体是坚固的花岗岩,破坏起来费时费力。十余里山道只得依次通行。翻过这条山脉,就是叶城,流民多半聚集之地。
  
      领队者也有些不耐了。他的神识飘散蔓延,凋敝的山林,枯枝残木,纷纷落下的雪幕。唯独没有阵法的痕迹。
  
      想来也是,要炸毁如此坚硬的山岩,没有两三月的布置,哪里能仅凭阵法做到。
  
      “全军快速通过。”
  
      声音不大,却蕴含充沛魔息,穿过风声,每个人都清楚的听到。
  
      队伍进入山道,蜿蜒如长龙,没有人说话,四野俱静。一切很顺利。
  
      或许是觉得这安静有些反常,领队者身着黑袍,站在一处山岩凸起处向下俯视,几乎融于夜色之中。越看神色越慎重。就在这时,他感觉脚下的石岩,极为细微的颤动了一下。微不可查,几乎令人以为是错觉。
  
      “撤退!——”
  
      “轰——”
  
      已经迟了。话音淹没在轰鸣震耳的爆炸声中。
  
      “啊——”
  
      土石滚落,鲜血迸溅。
  
      天地气机骤变,整个两难关,以地崩山摧之势,狠狠砸下!夜色中烟尘滚滚,直冲云霄。
  
      事发突然,山道中的魔修来不及出手,修为低弱者甚至来不及呼救,便埋葬在乱世烟尘之中。活命者不明形势,人心惶惶,各自奔逃,甚至开始互相杀伐。
  
      早在第一块山岩落下时,为首者便飞身而起,一掌劈向山体。这一掌劈的是一位着泼墨山水袍的弟子,那弟子手中剑齐根没入山岩之中,隐有金光闪动。青麓剑派山擅明攻不擅隐匿,能瞒过这位魔道强者到现在,已实属不易。
  
      此掌落实,阵缺一门,以剑意构筑的爆炸阵法自然破除。为首者甚至察觉到了其他几人的藏身处,漠然的想着取八人性命也只需一掌。
  
      时机还是迟了一步。忽有一剑横来,斜斜刺出,轻巧如雨丝翻飞。
  
      一道凄寒的剑意冲破烟尘,显出持剑的人影来。是一个神色沉稳的青年。
  
      十余里的山道还在依次崩塌,范围不断扩大。
  
      仅是烟尘,便可扶摇直上十余丈,千里之外也看得真切。可见山中是怎样一番惨烈景象。
  
      程天羽立在窗前,怔怔看着,不可抑止的生出惶然,“不是说好只炸山道,炸完就跑么!”他声音哽咽,“这动静……分明是半边山都塌了。钟师兄他……”
  
      宋棠闭了闭眼。
  
      整个南陆都看到了烟尘,就像开战的讯号。
  
      很多人都隐约猜到那里正在发生着怎样一件事。
  
      *******
  
      神兵当前,为首者终于显出几分郑重。他的黑袍在风雪烟尘中翻涌如海,澎湃的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汇聚他指间,凝万钧之力,向剑锋劈去。
  
      对方仅是抬手,钟山就毫不犹豫使出了最强的剑。
  
      狂暴的真元猛烈的燃烧着,他的剑也似烧了起来,以至于剑身所至,雪花被顷刻融化,发出‘刺啦’的声响,化为白雾和水滴。
  
      恰犹如漫天风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