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反派白化光环 > 第96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第96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北陆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几场大雪下起来没完没了。
  
      临近年关,底下郡县官员没有赶着往皇都走动,进献奇珍异宝,而是老老实实的各司其职。至于皇都里的百姓们,该看的热闹照样看,小到市坊杂耍,大到新帝登基的祭天礼;不该看的热闹就躲着,比如那些高门大户里又被带走了哪几个贵人。
  
      一切与以往没什么不同。
  
      宫城御道上雪是积不住的,扫雪的宫人们很勤快,时刻都是低眉垂眼的忙碌模样。
  
      只有青砖缝里残留的暗红血渍,证明那满城鲜血火光的一夜不是错觉。上朝的臣子偶然望见,不禁遍体生寒。
  
      凛冬之变后,朝堂迎来了残酷的大清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不管暗地里什么心思,明面上还得全看帝王的意思。
  
      在朝野上下眼中,自先皇离世,陛下气息节节攀升,修为进境说一日千里不为过。就连性情也越发的天威难测了。
  
      陛下近几日在问道阁里静思不出。如果不是这件事情无法拖延,全仗陛下决断,今日无论如何也不敢有人前去闻道阁求见。
  
      魔修渡海入中南两陆,北陆是否参战,就是眼下最大的大事。
  
      殿里点着香,青烟缥缈。鲛纱帷幕低垂,影影绰绰的显出一个人的背影。
  
      他不时走动,姿态有些散漫。
  
      段崇轩在帷幕后看烽火。
  
      不是万里之外的战乱烽火,而是他手中的长|枪烽火。
  
      ‘末法时代’之初,群雄割据,开国□□皇帝取亲自天外流火锻造□□,南征北战百年,一统北陆。
  
      其他大陆上的英雄或枭雄们,或是没有野心,或是力有不逮,所领势力皆成二元对峙,或三足鼎立之象。
  
      只有北陆成为了段氏的家天下,世袭罔替,一直到时代更迭的今日。
  
      烽火长|枪,诛奸佞,平叛乱,守国门。
  
      第一个来闻道阁的大臣,做了最坏打算,被宣进来时,还颇有些不可置信。有一就有二,不多时,不大的殿阁里就站满了人。
  
      隔着鲛纱帷幕,看不清圣上神色,无从揣摩帝心。
  
      前两日白铳翎自请出征除魔的事,陛下到底怎么想的?
  
      有人以为陛下登基之初,急需建功立业,安定民心,扬威于四海,是真心想要有人请缨出征,甚至愿意亲征。
  
      更多人以为,上个月陛下肃清乱党,身心俱疲,当务之急是诛杀反贼余孽,出征之说,不过是为了顺应大义之名,只等人来劝阻,才好顺水推舟搁下不再提。
  
      若是点将,陛下刚集中政权,怎会放军权旁落?若是亲征,可能性更小,毕竟就连先皇在位时,也不曾亲自披挂上阵。
  
      段崇轩放下烽火,合起眼。听着那些小心翼翼,不着痕迹的试探,不时端起桌上茶盏抿一口,就像在市坊里听说书。
  
      不管谁说什么,他都在帷幕后点一下头。像是鼓励他们说下去一般。
  
      每个人都以为皇上在认真听,自己正说到了皇帝心坎上。渐渐的就有人胆子大起来。
  
      “即逢乱世,最宜休养生息,若能独善其身,何必卷入战乱?令我军将徒增伤亡,殊为不智。”
  
      “我北陆军队是为保家为国而生,南陆不是我们的家,中陆也不是我们的国。哪里轮的到我们流血牺牲?”
  
      “东边于我北陆秋毫无犯,此时出兵,师出无名。”
  
      这便是不出征一派。
  
      年轻的将军听得心头火起,不禁上前一步,“魔修屡屡扰我沿海十六城镇,怎么成了秋毫无犯?!打魔修还要什么师出有名?!”
  
      有人暗笑,没看见皇上正连连点头么,摆明是不想蹚浑水。可惜这白将军,圣眷优渥,却是个傻的。即使陛下如今惜才,早晚也要被厌弃。
  
      “沿海十六镇,这等小事当由驻军定东军处理,也配扰动陛下?”
  
      白铳翎道,“哪里算小事!卑职驻守沿海时,亲见魔修择人而噬。刘大人久居高堂,如何知道魔修之猖獗邪恶?他们恢复能力极强,稍得喘息之机便可卷土重来。甚至认为入魔道重塑筋骨之后,已不算是人,而开始自诩‘魔族’了!如今我等若隐忍不发,令其发展壮大,来日必酿成大祸。”
  
      他是真的着急,就怕圣上被这些人说动。
  
      旁边的李延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上前一步,决定换个角度说,“魔修肆虐张狂,南陆中陆水深火热,此时独善其身,如何彰显陛下天威?”
  
      话音落下,只有寥寥几人附和,主战一派式微。
  
      “仅微臣所治的千林郡,上月便收留渡海而来的难民过万人,如今四海八方,哪个不仰仗天威,感念陛下仁德!”
  
      真是不要脸,白铳翎不顾身边人阻拦,
  
      “魔修不知餍足,若得中南,必谋其他。唇亡齿寒的道理你们难道真的不懂?如今说修生养息,是为我北陆,还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安乐?!”
  
      “有朝一日,北陆陷于水深火热,子孙后代问起来最早魔族进犯时,我辈在做什么?难道要答正在做缩头乌龟么?”
  
      “白将军年纪虽小,官威不小啊。老夫侍奉先皇百余年,都不敢料想有朝一日魔修敢犯我北陆,白将军比老夫还深谋远虑,当真是后生可畏啊…”
  
      “白铳翎!你莫要倚仗诛杀反贼有功,陛下宠信,便胡言乱语,混淆圣听!”
  
      “你们……”
  
      白铳翎毕竟是武将,哪里说的过口舌粲莲花的言官。
  
      激愤难抑却无可奈何。深深感到无力。
  
      “白将军如此心急出征,莫不是也想学□□麾下的平阳将军,封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武安侯来当?”
  
      此言已是诛心了。只差直指白铳翎贪功图名,动了谋军权的心思。
  
      毕竟皇宫露台下,皇上命他以烽火长|枪诛反贼,这等圣恩足以让人心生嫉妒。
  
      “哗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