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反派白化光环 > 第102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第102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若从崖上向下望,深渊狭长,亲临则不同,越往下空间越宽大辽阔。此时数不清的魔物主动避退,便有了一片空荡的黑暗。
  
  容濯看着眼前人,突然觉得无比荒唐。
  
  百年苦心孤诣、殚精竭虑,二十年埋名北陆钻研血契,难道不敌一个莫须有的转世?感受到如臂使指的魔物脱离掌控,震惊、不甘、怨恨种种情绪涌上,令他全身魔息都如沸水般暴动起来。
  
  仿佛还觉得这种刺激不够,洛明川的眼眸看不出情绪,平静道,“现在,你不是了。”
  
  作为对方‘我是深渊的主人,你如何能在深渊杀死我?’的回答。
  
  容濯仰头大笑,眦目欲裂,红衣翻涌如血海生波。猩红的魔息在他周身汇聚,凝成利剑。
  
  洛明川不曾掐诀,只是注视对方,身前便显出分毫不差的剑屏。同时手腕一翻,沉舟剑出现在他手中。
  
  千万把剑在空中对撞,轰鸣使得渊底剧烈震动,剑身碎裂成粉末之后,又不断再生。就像两片海潮相击,千层海浪此起彼伏。
  
  能借用陨星渊的力量,是容濯最大的倚仗。如今深渊不能为他所用,他便陷入发狂的状态中。
  
  洛明川道,“借的终究是借的。”
  
  再如何强大,失去也只在瞬间。即使修魔也需自身勤勉,呕心沥血的巧思用在借力上,本就是末流歪路。
  
  万剑的海潮中,洛明川身形不动,沉舟剑脱手而出,电光一般破开万顷血海腥波,直向对岸刺去!
  
  怒海孤舟,逆流而上。
  
  他不常使剑,却并非不善用剑。眼下胶着的战局中,他始终比对方多一把剑,就是突破的关键。
  
  沉舟剑迅疾而猛烈,在猩红的魔息中斩出通路,来到容濯身前一尺。
  
  忽有另一道雪亮的剑光从斜里刺出,电光石火间,两人对峙的战局变为三足鼎立。
  
  洛明川蓦然转头,震惊道,“师弟!”
  
  临渊剑气先至,殷璧越紧随其后,浑身是血的飞掠而来,立在数丈外。
  
  他不懂师兄为何勃然变色,因为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多可怕。一路杀上雪原时,黑色斗篷满是血污,残破不堪,只剩丝缕,后来与魔物厮杀,更是因为回护不及被噬咬。此时白衣被鲜血浸透大半,格外刺目惊心。
  
  来不及说什么,殷璧越只唤了一声师兄,便发觉洛明川的状态很不对劲。
  
  最直接表现在瞳色上,以往催使天罗九转时的墨色瞳孔,竟已泛起血红。
  
  在临渊剑光出现的瞬间,容濯毫不迟疑的选择硬抗沉舟一剑,任由腹部被撕开巨大裂口。同时一身魔息尽出,飞身转向殷璧越攻去。
  
  殷璧越的真元本就近乎枯竭,压力陡增之下,临渊剑被血海阻隔,眼看摇摇欲坠。
  
  剑身却出乎意料的开始剧烈震动,像是收到某种感召般猛然加速,突出魔息重围,没入对方心脉。
  
  剑气在容濯体内爆裂,血雾喷薄,两处重伤绝无幸免的可能。
  
  殷璧越却心神一震,因为临渊剑竟速度不减,破体而出后直向后刺去!
  
  方才洛明川为阻容濯向殷璧越出手,来不及挡在师弟身前,只得攻敌身后空门。此时正在容濯身后。殷璧越眼睁睁看着师兄毫无防备,被临渊剑狠狠刺入心脉。
  
  “嗤啦——”
  
  变局太快,眨眼间一切尘埃落定。
  
  从殷璧越出剑到现在,容濯的选择,洛明川的选择,临渊剑的背主,都不过须臾。
  
  须臾之间,天翻地覆。
  
  万剑,魔息,魔物都消失不见。只剩黑暗中的血光。
  
  洛明川闷哼一声,抬手抽出长剑,鲜血汩汩淌下。临渊剑“铛锒”落地,回声刺耳。
  
  容濯跌在地上,笑声格外刺耳,怨毒道,“生死同门活其一,你们也不得善终。”
  
  他原本以为杀不了洛明川,能杀一个殷璧越也好。如今这变数实在惊喜,他笑的大口呕血,顷刻绝了生息。
  
  殷璧越闻言,正对上师兄胸前血洞,脑中一片空白。
  
  他身体透支早已山穷水尽,撑到现在全靠一口气。遭逢□□心神俱震,数不清的明伤暗伤一齐迸发,气血上涌,不可抑制的吐出一口血来。
  
  识海天翻地覆的绞痛,欲咬牙保持清醒,意识却陷入了昏沉的黑暗。
  
  昏迷前最后的画面,是师兄眸光沉沉,神色难辨。静静看着他的眼,一步步向他走来。
  
  分明只隔数丈,却像隔了汪洋。
  
  ******
  
  西陆泰安城郊。
  
  浓重的雪云不知何时已散去,微弱的星光闪烁在靛蓝的天空上。与空旷的荒野两相映照,更添寒冷寂寥。
  
  玉展眉环顾四周黑黢黢的阴影,讽刺的笑了笑,“聊天可以,皇帝陛下敢退兵么?”
  
  她一只手依然握在柳欺霜肩头,半分不放松。
  
  段崇轩也笑起来,“这是自然。宫主美人一笑令人心醉,千军万马朕也退!”
  
  他微微侧身,散漫的一挥手,“退!——”
  
  包围荒野的骑兵没有一瞬迟疑,整齐的马蹄声惊起烟尘,转眼退后十余丈,间隔也比之前更宽。
  
  这个距离很巧妙,十分有利于谈判。玉展眉有把握独自全身而退,却不可能挟持另一人突围。即使以柳欺霜作盾,也无法同时挡下四面八方的进攻。
  
  玉展眉收敛了笑意。
  
  已经很多年没有人称她是美人。强大与冷厉,足以让人忘记皮相的貌美。
  
  她微微挑眉,感叹道,“北陆竟会有你这样的皇帝。”
  
  即使一身戎装,看起来也像个走马章台的纨绔公子。实在不符合关于帝王的固有印象。
  
  又想起柳欺霜千里奔袭浮空海,救的就是这样一个人,而这个人不仅活着回到北陆,还当真登基做了皇帝。
  
  容濯机关算尽未必能得到的,有人出生就握在手里,还有无数人为他前赴后继的搭桥铺路。
  
  念及此,不禁再次感叹世事无常,“段圣安竟会有你这样的儿子。”
  
  两句‘竟会’,是惊疑,也是鄙夷。
  
  惊于对方的好运,也鄙夷对方只有好运。
  
  段崇轩像是根本没听出来,认真答道,“这和我爹有什么关系,分明是我自己投胎水平高。”
  
  然后他不解问道,“难道宫主觉得,比起我,你更适合给我爹当儿子?”
  
  玉展眉修行数百载,杀人如麻,第一次有无言以对的时刻。
  
  柳欺霜此时背对着她师弟,却不用看也知道他是什么表情。以她对段崇轩的了解,这些看似无用的废话,最终都会成为决定事情结果的关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