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反派白化光环 > 第108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第108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叫殷璧越。!精/彩.东.方/文.学m会员hai手打!(看最新章节请到)喜欢网就上(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我有一个准道侣。
  
  我们前世血泪虐心,玩命的相爱相杀。今生吸取教训,修行,练剑,旅游,秀恩爱,越级推b,顺手拯救世界。
  
  虽然中途几经波折,但眼看我就要迎娶心上人,走向人生巅峰。
  
  问题是……我道侣他善恶两魂,精分了。
  
  怎么破?
  
  在线等。急。
  
  殷璧越关脑洞之前,把‘在线等’那句默默划掉。在心里补上‘没空等,走了’。
  
  程前辈已经回去了,这个世界谁最学识渊博,擅长答疑解惑?自然是掌院先生。
  
  他们现在去哪里?自然是中陆云阳城。
  
  问题是,怎么跟身边这人解释,说精分患者要积极治疗,坚持吃药,不要危害下一代?
  
  殷璧越郑重道,“等一下。”
  
  魔尊挑眉看他。
  
  “我们……不回沧涯山。先去中陆一趟。”
  
  没想到魔尊头也不回继续走,“好啊。你来带路。”
  
  确实是走,没有用任何法门。他们像普通的旅人一样,在辽阔雪原上迎着夜风赶路。
  
  天地开阔,人影便显得极为渺小。
  
  事情太容易了,准备的说辞都没用上。他取出一片玉简,覆盖神识传回沧涯,只说一切都好,过些时日与师兄一同回去。
  
  “你没什么要问的?”
  
  隔着三尺开外的距离,殷璧越侧身看去,只见那人面色平静,目光渺远。
  
  “这个世界于我全然陌生,你在哪里,归宿就在哪里。”
  
  忽又勾唇笑了笑,
  
  “不用问我,你只当我还在临渊剑中。”
  
  殷璧越差点开始念‘清心诀’。
  
  往日洛明川眼中含笑时,如清风徐来,暖玉生光。此时分明是丝毫不变的面容,笑里却有邪炁横生,莫名让人觉得被蛊惑一般,心神动摇。
  
  殷璧越沉默不语,只是加快了脚步。将人甩在身后。
  
  于是一道肆无忌惮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如锋芒在背,修行者敏锐的五感清晰传递出那种感觉。
  
  从背到腰,从臀到腿,一寸寸看过去,反反复复,不厌其烦。
  
  比并排走更难受了。
  
  已经能望见雪原的边界,贫瘠的土地上,稀疏生长着枯黄的野草。接近昼夜交替,星光黯淡失色,东边天空微微泛白。
  
  终于再难忍耐,回头正对上三尺开外的魔尊,
  
  “不能走快些么?”
  
  微风飒然,冰冷的气息顷刻临近,“怎么?你很急?”
  
  殷璧越下意识想退开,又不愿总是处于被动地位,输了气势,
  
  “这里是清净了,但其他地方战乱余波未平,去过中陆学府后,尽快要回沧涯看看……”
  
  他说的正气凛然,挑不出一丝毛病,却被那双沉沉如墨的眼眸注视着,无端觉得心虚气短,还有些烦躁,
  
  “好吧!你在后面那样看我,我难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不妨直接说出来。我不擅长揣摩人心,百万年前猜不透你的想法,百万年后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就算我历经三千世界,也只是学会了有话直说这个道理。”
  
  索性破罐破摔,等着对方嘲讽。
  
  魔尊收敛了笑意,缓缓道,
  
  “你长进很大,没有长进的是我。”
  
  可是我现在不想说。
  
  说恨不得在这里就拥你入怀,回到长渊殿里弄哭你?
  
  如果不能将你从里到外都染上你最厌恶的魔息,怎么补偿这百万年的分离煎熬?
  
  要是真说了,只怕你从此更抗拒我。
  
  所以魔尊只是淡淡道,“师兄,以前那里有一条江。”
  
  话题被轻巧的带过。殷璧越一怔,顺着对方的目光望去,远处不见江水,只有熹微的晨光中草木微动。
  
  脑海中有什么一闪即逝。
  
  是了,百万年前他们曾于此地一战。引得日星隐耀,十丈浊浪滔天。
  
  然而漫长的时光过去,江水干涸,江底淤积的泥沙被土石覆盖,春去秋来,荒草丛生。
  
  沧海桑田,不外如是。没有哪种力量敌得过时间。
  
  只听身边人又开口,“变化莫测,很久没仔细看看这个世界了。”
  
  看似平静,实则落寞。
  
  在这一刻,殷璧越突然就心软了。
  
  “其实,我也不急……”
  
  困在剑里那么久,一朝重返世间,想多看看就看吧。又不是要去杀人放火,毁天灭地。
  
  这种心软来的莫名其妙,就像他下不了手杀这个人。
  
  就像意凌霄总是对莫长渊心软。
  
  魔尊笑了笑,“我们走吧。”
  
  倾覆天下的手段用来温情脉脉的对付一个人,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哪有做不到的事。
  
  何况这人分毫未变,依然吃软不吃硬。
  
  他们走出雪原后,穿过许多城镇村庄,一路往海滨港口去。
  
  以二人的境界,只要不愿现身,天下极少有人能察觉行迹。
  
  东陆不是主战场,未有道魔冲突,气氛却比往日更紧张。许多人涌入城镇,除了以前十二宫的弟子,还有参加远征魔修大军的散修。与深渊下魔物的契约被废除后,前方战事失利,不少魔修重回故土。然而雪原的灵气剧变,灵脉震荡余波犹存,无人敢轻易踏足。
  
  十二宫中超过一半的宫主陨落,留在通天雪峰上的顶尖魔道强者又尽数死在临渊剑下,因此如今的东陆多方割据,不同势力互不相容,比战前更混乱。
  
  临近雪原边最大的城池,风里吹来浓重的血腥气。
  
  城外的大道上,土地被染成黑紫色,望去遍野残尸。未干涸的鲜血汩汩流淌,蔓延到两人脚边。魔尊望了一眼城头残破的旌旗,“我们换条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