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反派白化光环 > 第110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第110章 晋江独家 谢绝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殷璧越与洛明川走在云阳城里。
  
  天上明月的光亮,街边火把与阵法的光辉,交错落在他们身上。寒风吹的那些枯枝摇摇晃晃,影子映在房舍白墙上,颇有些光怪陆离的意味。
  
  殷璧越开口道,“我忽然觉得,以师父的天资与剑道,并非不能达到真仙境界。只是他知道这后果,所以才不愿。”
  
  师父那样的人,来到世上快意恩仇,嬉笑怒骂,怎么愿意活成万事看淡的漠然模样?
  
  身边人的声音里似是有笑意,“有人不愿意,弃如敝履,有人求之不得,汲汲修佛,真有意思。”
  
  殷璧越淡淡道,“你来了。”
  
  不知是感情问题,还是经历过前两次魔尊与师兄的突然转换,他丝毫惊讶也没有。
  
  “你应该听到了,两魂难去其一,最好的方法是融合。我知道你很难接受……”
  
  魔尊笑道,“他更难接受才对。伪君子不肯承认自己的阴暗面,无法与自己和解,自然不会接受恶念的我……”
  
  殷璧越刚想说我师兄才不是伪君子,就听对方继续道,
  
  “何况他又将你看的比自己重要,你都难以接纳,他更不愿意了。”
  
  殷璧越摇头,“善恶无绝对,没有人生来就是圣人或魔头,我有恶念,你也有善意,都是一样的。”他顿了顿,“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试着接纳你。”
  
  云阳城的广厦被他们抛在身后,晚风没了遮蔽,在城外的荒野肆虐。
  
  魔尊不以为然,“我不可能变得像他一样,你不要对此有所期待。也别拿‘人性本善’这种话愚弄我,什么克己、赤诚、正直,君子道,我不信那些蠢事……”
  
  殷璧越不由蹙眉,“那你信什么?”
  
  魔尊负手而行,姿态散漫却生睥睨之意,语气平静道,
  
  “绝对强大的力量,操纵人心的权术……”他打量着身边人的神色,“怎么样,现在还要接纳我么?”
  
  殷璧越道,“我会的。”
  
  听起来很有诚意,很动人,却不足以打动魔。
  
  “什么时候真仙也喜欢说空话?嘴里说着接纳,还走那么远。”
  
  殷璧越主动拉进两人的距离,“我只是不习惯……”
  
  魔尊好脾气的教他,“这容易,要你的身体先习惯了与我亲近,内心才会卸下防备。”
  
  殷璧越直觉这话哪里不对,却挑不出错处。只得沉默。
  
  月华如练,照的人影落在荒草上。两人影子挨的极近,几乎要融合一处。
  
  ******
  
  无论是在何处,今年的冬天都格外漫长。北陆初雪落时,反常的早了一个月。贯来温和湿润的南陆也飘起雪花。雪季过去后,天气仍迟迟不见转暖,原野上冰河不融,草木不青。
  
  直到年关悄悄结束,城镇里也不闻爆竹声,更没有开集市,扎花灯。
  
  殷璧越两人回到沧涯时,山门里一株迎春正颤巍巍的吐蕊。四周围着好几个面容稚嫩的小弟子,清脆的童声飘散在山风里,
  
  “终于有花开了,我还以为春天不来了呢……”
  
  “这话被师父听见定是要训你,冬去春来天道规律,我辈修行者感悟灵气生机而知四季变换,怎么能像普通人一样看见花才说春天……”
  
  “你说的也不对,花中亦有大世界,小师妹看花,若是见微知著,心境有所明悟,也是极好。”
  
  忽有一声青年音从高处传来,“你们说什么呢……”
  
  几个小弟子赶忙散开,又修补山门去了。
  
  燕行与林远归一战就是在山门前,纵有护山大阵阻隔,山前石阶也被纵横的剑气刀意割裂。门外土地更是一片狼藉。
  
  殷璧越抬眼看去,神识穿过浩渺云雾,沧涯几座山峰,到处都是修补阵法,重栽花木的弟子。不时有十余人一队的巡防卫队走过。除此之外,执事堂依旧人潮涌动,论法堂还在上课,一切与大战之前没有不同。
  
  衬在早春的景致里,倒显得朝气蓬勃,万象更新。
  
  “我的院子在兮华峰上寒潭旁,你要不要先去那里等我?”
  
  魔尊挑眉看他。
  
  “这件事情若是师兄师姐们知道了,定要操心,他们已经很累了……还有,掌门真人年纪大了,也受不了刺激。”
  
  正阳子老爷爷若是看到自家徒弟出去一趟就成了魔尊,只怕要气的吐血。幸好他们如今的境界,沧涯山任何禁制畅通无阻,加上护山大阵有损,魔尊只要刻意收敛气息,也没人能察觉。
  
  殷璧越原以为这人性情骄傲,肯定不愿意做类似遮掩之举,没想到对方一口答应,“好啊,我等你回来。”
  
  说完身影微动,已消失在原地。
  
  殷璧越上山时不曾避人,于是在一人认出他后,许多弟子接连行礼,更多人闻讯而来,不远处的山道旁被围得水泄不通。只是他气质太过淡漠,令人远远看着就生敬畏,不敢上前叨扰。只能与同伴私下传音。
  
  “那是殷师兄么?”
  
  “殷师兄从东陆除魔回来了!”
  
  “你感觉到了么,殷师兄修为大进,诶,怎么不见洛师兄?”
  
  “听说东陆的陨星渊彻底封印了……”
  
  这境况他是没想到,幸好主峰响起钟声,三声之后惊鸟归林,众人心中警醒,潮水般退去,各归其位。
  
  只见何嫣芸远远跑来,激动的喘不上气,阮小莲在后面追她。
  
  粉衣少女站定后却端正的行了个礼,倒也有几分稳重模样了,“殷师兄。收到信之后,原以为你们还要很久才回来。山上一切都好,师父昨日开始闭关疗养……”
  
  正阳子闭关,洛明川也不在,作为掌门的亲传弟子,沧涯许多事情的协调调度,都落在了何嫣芸肩上。
  
  殷璧越点头,“近来辛苦你了。”
  
  何嫣芸有些不好意思,“辛苦什么,这些洛师兄走之前都写的清楚,我只是照着做。洛师兄……没有回来么?”
  
  殷璧越道,“一点轻伤,我让他先去我那里养着。由我来见过掌门与师兄师姐们。”
  
  说不定等他回去,院子里的人,已经从魔尊变成洛明川了。
  
  何嫣芸放下心来,阮小莲笑道,“殷师兄刚回来,哪有你这样问东问西的,先让师兄去办正事,再好好修养。”
  
  既然掌门闭关了,殷璧越告别两人后,便直接来到了兮华峰。
  
  崖边云海翻涌,君煜收剑转身,“师弟。”
  
  他气息凛冽如常,丝丝缕缕的剑意未散,在山崖间浮游。
  
  殷璧越走上前去,“大师兄。”
  
  君煜颔首致意。
  
  同门之间总是有这样的默契,分别时各自经历生死之战与大领悟,相见后言语表达不出关切,一个眼神就足够。
  
  他拿出袖里的薄纸,交代了缘由,呈给大师兄。
  
  “掌院先生说,这是师父去剑冢前写的,可解我们疑惑。”
  
  君煜双手接过,打开以后,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就直直映入他们眼中。
  
  殷璧越顿时无语,心想这事只有师父干的出。还有大师兄不愧是大师兄,真冷静。掌院先生也厉害,提前说好不许再去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