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反派白化光环 > 第117章 卫惊风番外

第117章 卫惊风番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君煜来到云阳城时正值深夜。

    掌院先生算着时间,本以为他明日才能赶来,此时便早已歇下,也未派人去迎。

    君煜立在学府的朱门高墙外,轻蹙着眉,一贯漠寒的神色显出几分微不可察的迫切。

    不待他扣府门,忽有一道人影从院墙里跃出来。

    袖袍被夜风扬起,像一只白色的飞鸟,这姿势本该是极为潇洒。

    那人转过身来。

    月华透过云层的边缘流泻下来,积水般淌了满地。

    槐树在夜风中摇晃,深深浅浅的树影交织落在墙上瓦上。

    也落在他身上。

    君煜神色微变。

    卫惊风心想何至如此惊讶,春山笑与秋风离气息同源,老夫当然知道你来了。

    随即他意识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恐怕才是徒弟讶异的原因。

    卫惊风声音微冷,“怎么?多年不见,徒弟长大,不认得师父了?”

    说完他便后悔了,听听这是什么混账话。一时间恼自己昏了头,又气君煜与李土根一样,也在意他容貌。

    就在他拂袖要走之前,君煜跪了下来。

    一方单膝跪地,两人距离便骤然拉近,卫惊风总算不用仰头说话了。

    君煜定定看着他,看得他说不出话。

    然后认真纠正道,“不是多年,是一百二十四年六个月。”

    这一瞬间,卫惊风满腔的郁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抬手摸了摸徒弟的发顶。

    “走了,回家。”

    君煜站起来,跟在他身后。

    像从前一样,始终落后一步,显出不可逾越的敬重。

    对于君煜而言,师父就是师父,与样貌年龄无关,与修为境界无关。

    长街寂寥,青石板街道上树影婆娑,高楼上的灯笼与酒旗在夜风中招摇。

    深秋的风已是寒凉,卫惊风紧了紧衣裳。

    事实上他从剑冢一路奔波到中陆,疲惫远不是睡一觉能消除的。

    但他浑然不在意,风霜刀剑见的多了,一点疲惫算什么?常态而已

    。

    君煜却走上前,拉住了他的手。

    卫惊风怔了一下。君煜的掌心微凉,却有澎湃的真元倾泄而出,如暖流一般顺着十指交叠处涌上周身。

    不禁心中感叹,徒弟养大了真好,都知道心疼孝顺师父了。

    整座城还在安睡,他们踏着静谧的夜色走在街上。

    剑圣被徒弟拉着手,似是感受到什么,开口说道,“我此番虽遭大劫难,亦是幸事。剑魄弥坚,修为可以再练,这副模样也算是重历孩提,未尝不是一种修行,我看的开,你不必难过。”

    他惯来不会安慰人,说出的话很是僵硬。

    君煜却听的很认真,末了什么也没说,只是“嗯”了一声。

    卫惊风放下心来。

    秋风卷起街角成堆落叶,银白的月光下如雪浪拍岸。

    他们的影子被拉的斜长。

    世事难料,许多年前剑圣从学府门前捡了个徒弟回去,如今换作徒弟来这里接他回家。

    ******

    卫惊风不着急赶路,在剑冢呆的时日长了,现在看看烟火人间,市井车马便觉得格外舒畅。君煜自是随他由他。

    “你平日也要多来转转,成天呆在山上练剑有什么意思,出世入世……”

    君煜点头。卫惊风仰脸看他一眼,就知道他没听进去。

    忽而神色一正,“兮华峰是家园,不该是困住你的牢笼。莫给自己横加桎梏。”

    君煜抿唇不语。

    车水马龙的略阳城,一路上常有人打量他们。

    一位气质凛冽的青年,牵着玉雪可爱的孩童,这种组合着实少见。

    于是当他们走进花街时,各方目光更多了。卫惊风依然坦坦荡荡,君煜只是微蹙眉,神色冷肃的穿过招摇的衣香鬓影。所到之处,逼仄小巷里的如织人潮皆分开一条通路。

    酒暖花深的春袖楼,上午客人不多,大堂里稀稀疏疏坐了几桌。酒香与淡淡脂粉味在空气里浮动,火盆燃得正旺,不时发出噼啪脆响。

    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坐在柜台后,心不在焉的翻着账本。

    这里的一切,都是卫惊风熟悉的模样。只是他现在站在柜台前,还不如柜台高。

    他回头看了君煜一眼,想让徒弟去买酒。

    君煜却误会了什么,怔了一瞬,俯身抱起了他。

    出乎意料,视线骤然拔高,卫惊风重新找回居高临下的自信。操着一口略阳土话,笑道,

    “老板娘,浮生欢有的么?”

    露华姑娘终于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破天荒的也笑了,“你喝还是你爹喝啊?”

    卫惊风没反应过来,“我喝啊。”

    露华姑娘平时取酒,都是‘啪’的一声甩在柜台上,震的烟尘四起

    。这次却温柔异常,抱着小瓷坛,轻轻放进卫惊风怀里。

    “送给你了。”

    剑圣心想,难道认出了我是熟客?

    就是酒少了点,算了,人家一片心意,白送的怎么好要太多。

    直到君煜抱着他走出春袖楼,走出花街柳巷,他都是开怀的。

    然后他拔开了酒塞,敏锐的五感使他不用尝也能察觉不对,“这不是浮生欢,是桃花酿。”

    他从君煜怀里挣脱出来,转身就要往回走。

    君煜不懂酒,“有什么区别?”

    “这是给小孩子喝的!”

    桃花酿酒,入口寡淡后味甜腻,就像果汁一样。

    君煜拉住了他,什么也没说。单膝跪地看着他的眼睛。

    卫惊风被他看得说不出话,抱着酒坛泄了气,“算了,别安慰我。”他笑了笑,“重做小孩子也没什么不好,我小的时候,可没人给我送东西。”

    像起来就像上辈子的事了,童年时在村子里遭排挤讨人嫌,少年时在东陆荒原上拼命厮杀。都不是什么美满回忆。

    君煜没再说话,抱过酒坛,牵着他的手继续走。

    卫惊风似乎找到了有趣的新体验,街上那么多稀奇小玩意,纸风车糖葫芦面人泥人小兔子灯,他以前从没注意过的,现在全出现在他视线中。

    挺有意思的。

    君煜问,“要买么?”

    剑圣哪里有脸买小兔子灯,“不买。”

    卖纸风车小贩见惯了口是心非的孩子,又看他着实可爱,便拿了个红色风车塞给他,“送给你了。”

    卫惊风猝不及防接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